• <small id="rvv30"></small>
    <sub id="rvv30"></sub>
    <i id="rvv30"></i>

  • <thead id="rvv30"></thead>
    <td id="rvv30"></td>

    <rp id="rvv30"><ins id="rvv30"></ins></rp><acronym id="rvv30"></acronym>

    問醫生 找醫院 查疾病 癥狀自查 藥品通 快應用

    Breast Cancer Res:如何預測乳腺癌幸存者冠心病風險?看多基因風險評分!

    2021-10-09 09:51:57梅斯醫學
    核心提示:心血管疾病是乳腺癌幸存患者中的重要長期風險,而這種風險因一些乳腺癌療法而增加。

    2018年全球新增女性乳腺癌病例約210萬例,占女性癌癥病例的25%。過去30年來,隨著癌癥治療的進展,婦女的長期生存狀況有所改善,由此其他原因導致的死亡率變得更加重要。心血管疾病 (CVD) 是乳腺癌幸存老年患者的主要死因。細胞毒性化療和放射治療的影響,也與心血管發病率和死亡率的增加有關。本文將重點研究最常見的CVD類型——冠狀動脈疾。–AD)。多種生活方式和環境風險因素與CAD息息相關,包括吸煙、體重指數(BMI)、總膽固醇、1型和2型糖尿病以及高血壓。而遺傳因素也被證明會影響CAD風險:全基因組關聯研究 (GWAS) 已識別出許多與 CAD 相關的常見遺傳變異,多基因風險評分 (PRS) 已被證明可有效識別 CAD 風險。


    鑒于目前對生存益處和未來心毒性傷害的平衡導致乳腺癌幸存者的心血管疾病負擔增加,而風險分層可能有助于解決這一臨床困境。本研究首次評估了冠狀動脈疾病特異性多基因風險評分與女性乳腺癌幸存者冠狀動脈事件之間的關系。

    本研究組覆蓋12413名參與者。確診時平均年齡為54.6歲,從診斷到進入研究的中位數時間為1.8年,中位隨訪時間為10.3年,隨訪期間共750人經歷了CAD事件。9496人(77%)接受了內分泌治療,8773人(71%)接受了放射治療,4735人(38%)接受了輔助化療。表1為隨訪期間觀察到的CAD患者的基因分型特征。

    以年齡校正后,研究每個變量與事件 CAD 存活率的關聯(表2)。PRS與乳腺癌生存率無相關性(HR 1.02;95%CI 0.96 - -1.08)。

    多變量模型的樣本量為8946個,共432個事件(圖1)。僅根據診斷時的年齡、基因型排列和8個遺傳pc調整后,每高1SD PRS的冠心病發生率的HR為1.36 (95% CI 1.23-1.51)。調整吸煙狀態和BMI等傳統危險因素后,僅有一點減少(表3,HRmodel2=1.34;95% CI 1.21 -1.49)。調整其他社會人口學、生活方式和醫療變量后,PRS的HR并沒有顯著變化(HRmodel5=1.33;95%可信區間1.20-1.47)。在本研究中,沒有證據表明,在納入或PRS和其他中介變量的情況下,化療、放療或內分泌治療與冠心病發生相關。

    將PRS與心血管疾病危險因素、log(BMI)和吸煙之間的相互作用添加到一個包含基因型數組、8個遺傳pc、log(BMI)、吸煙、教育水平、飲酒、胎次、激素替代療法的模型中(表4)。聯合危險比見表5。

    PRS與腫瘤治療的相互作用:在包含基因型序列、8個基因PCs、log(BMI)、遺傳因子的模型中,PRS與放療、PRS與化療、PRS與抗激素治療交互項的HR分別為1.15(0.92,1.43)、0.93(0.74,1.16)、1.15(0.90,1.46)。

    PRS對乳腺癌幸存者冠心病風險分層的能力:風險最低五分之一的婦女在15.1歲時累積發病率達到5%,而風險最高五分之一的婦女累積發病率為8.9年。

    僅通過c指數測量的PRS的判別略低于BMI和吸煙合并模型(0.73 vs. 0.74, P=0.048)(圖3)。添加PRS對包括基因型序列、8個遺傳pc、BMI、吸煙狀況、教育水平、飲酒、IMD、初潮期年齡、胎次、激素替代治療和甲狀腺疾病在內的模型幾乎沒有實際改善(0.757 vs. 0.764, P=0.052)。經篩選的CAD和非CAD病例的總比例分別為22%和11%。

    這項基于大量英國乳腺癌女性的隊列研究結果,表明針對一般人群制定的CAD多基因風險評分可推廣到乳腺癌患者,估計每增加1個SD的PRS, CAD風險就會增加33% (HR=1.33, 95% CI 1.20, 1.47)。這獨立于已確定的心血管危險因素(年齡,吸煙,BMI),腫瘤治療和其他與心血管危險相關的變量(教育水平)。PRS可以改善乳腺癌幸存者的風險識別,例如,我們在比較風險評分分布的頂部和底部1 / 5的個體時發現,冠心病的HR超過兩倍。此外,當考慮乳腺癌診斷后10年發生冠心病的風險時,我們發現在基線模型中添加PRS后,5.6%沒有記錄冠心病事件的低風險參與者被重新分類為高風險組。

    綜上,心血管疾病是乳腺癌幸存患者中的重要長期風險,而這種風險因一些乳腺癌療法而增加。心血管疾病的綜合風險模型有可能幫助臨床管理這種風險,并可能改善這些婦女的長期結果。

    原文來源:

    Liou et al. Genomic risk prediction of coronary artery disease in women with breast cancer: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Breast Cancer Res (2021) 23:94

    https://doi.org/10.1186/s13058-021-01465-0

    特別策劃
    39熱文一周熱點
    夜色福利院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