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rvv30"></small>
    <sub id="rvv30"></sub>
    <i id="rvv30"></i>

  • <thead id="rvv30"></thead>
    <td id="rvv30"></td>

    <rp id="rvv30"><ins id="rvv30"></ins></rp><acronym id="rvv30"></acronym>

    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这个癌发现就是晚期!我们究竟如何应对?

    2021-07-16 00:00:03医学界
    核心提示:卵巢癌筛查是否真的“无用”?卵巢癌治疗现状如何?一起来看看吧!

    卵巢癌一直是女性的“隐形杀手“——早期卵巢癌患者体征不明显且缺乏有效的筛查手段,并且超过70%的患者在确诊时已为晚期。

    卵巢癌的早期筛查是否真的杯水车薪?近年热度较高的新辅助治疗是否已经能助医生一臂之力?日趋成熟的靶向治疗还能给卵巢癌患者带来怎样的希望?

    2021年7月2-3日,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举办的BOA(“Best of ASCO”)年会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盛大召开。在大会当天,医学界肿瘤频道邀请到了广西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李力教授,做客医学界“名医功夫茶”2021 BOA特别现场,就卵巢癌的治疗进展进行探讨。

    医学界:现在很多人认为卵巢癌的筛查收效甚微,请问您对于卵巢癌的预防和筛查有怎样的看法?

    李力教授:目前在国内,经阴道超声筛查以及针对CA125等生物标记物的卵巢癌筛查一直在进行中,但是这类筛查在临床上被证明对大部分卵巢癌患者效果有限,国外的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

    近期英国卵巢癌筛查协作试验(UK Collaborative Trial of Ovarian Cancer Screening,UKCTOCS)的结果在Lancet杂志发表。该研究的16年随访结果显示,相比未接受卵巢癌筛查的女性,接受多模式筛查(包括卵巢癌风险算法、血清CA125重复检测、经阴道超声筛查)和单纯接受经阴道超声筛查的女性并未能降低其卵巢癌死亡率,早期诊断和及时治疗似乎未能改变卵巢癌较差的预后[1]。

    尽管如此,临床上也不能放弃对卵巢癌的筛查。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的卵巢癌患者都无法从早期筛查中获益。尽管只有20%左右的卵巢癌患者存在遗传相关因素,但是对此类患者进行筛查却是非常必要的。

    流行病学资料显示,无胚系BRCA基因突变的女性患卵巢癌的几率为1%-2%,而存在BRCA基因突变的女性患卵巢癌的风险则大大增加,因此对高危人群进行BRCA基因检测非常重要。通过基因检测不但可以明确体系、胚系BRCA基因突变情况以及同源重组修复基因状态,还能为PARP抑制剂提供使用依据。卵巢癌高危人群主要包括:

    家族中存在BRCA1/2突变;

    有卵巢癌病史或其他遗传性乳腺癌/卵巢癌综合征(HBOC)相关肿瘤,且确诊年龄≤50岁;

    患HBOC相关肿瘤,且确诊年龄≤60岁,并且有第2个原发肿瘤,或三阴性乳腺癌,或≥1个近亲属患HBOC相关肿瘤;

    近亲属中≥2人患HBOC相关肿瘤;

    有男性近亲患乳腺癌;

    肿瘤组织检测到BRCA1/2突变,但未行胚系分析。

    对于这些高危的女性,临床上建议从30岁起每半年进行一次CA125和超声检查,并且还可以考虑行预防性卵巢、输卵管切除。

    此外,近年来循环肿瘤DNA、DNA甲基化以及自身抗体等生物标志物的应用也逐渐被探索,未来有望作为卵巢癌早期筛查的新手段。

    医学界:请问近年来卵巢癌的靶向治疗现状如何?有哪些可以应用在卵巢癌的新靶点呢?

    李力教授:在如今“去化疗”的治疗理念下,靶向治疗相关的药物可谓是百花齐放。贝伐珠单抗作为已经上市多年的抗血管生成药,无疑是卵巢癌靶向治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除此之外,奥拉帕利等PARP抑制剂也越来越多地作为卵巢癌维持治疗的手段;以PD-1抑制剂、PD-L1抑制剂为代表的免疫治疗实际上也属于靶向治疗范畴,目前临床上也在进行重点研究。

    除了这些大家耳熟能详的靶点以外,这次BOA会议精选的FORWARD II研究中提到的靶向叶酸受体α(FRα)的抗体偶联药物Mirvetuximab Soravtansine(MIRV)也是对于新靶点的尝试。

    该研究共纳入60例患者接受MIRV+贝伐珠单抗联合治疗,其中铂耐药卵巢癌患者32例(53%),铂敏感卵巢癌患者28例(47%)。中位年龄为60岁,中位治疗线数为2,中位随访时间为17.5个月。

    结果显示,60例患者中有28例出现了客观缓解,客观缓解率(ORR)为47%,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9.7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8.3个月。在FRα高表达的患者中(n=33)ORR为64%,DOR为11.8个月, PFS为10.6个月[2]。

    MIRV联合贝伐珠单抗在FRα高表达的复发性卵巢癌具有较强的抗肿瘤活性和耐受性。因此对于复发性卵巢癌,无论铂类药物敏感性如何,MIRV+贝伐珠单抗有潜力成为FRα高表达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首选联合方案。

    随着对肿瘤的分子分型的进一步研究,临床上其实已经发现了很多其他的新靶点,但这些新靶点是否具有临床价值、是否能转化成对患者的临床获益还需进一步的研究来证实。

    医学界:能否请您介绍一下卵巢癌新辅助治疗的现状?

    李力教授:在卵巢癌的治疗中,临床医生过去主要为初次治疗时不肯或不能做手术的患者进行手术前的化疗,也就是新辅助化疗。

    对于新就诊的卵巢癌患者,临床医生首先会对其进行临床分析,判断能否直接对其进行手术。如果无法直接进行手术,临床医生则会考虑进行新辅助治疗——临床上有70%左右的卵巢癌患者在初次诊断时就已经是II、III期卵巢癌,处于中晚期,如果直接对这些患者进行手术是很难实现R0切除(完全性切除)的。新辅助治疗的目的主要是实现肿瘤的缩小,便于后续手术能够实现R0。

    在进行新辅助治疗前,临床医生也会评估患者是否适合进行新辅助化疗,并且目前已经有了较为准确的评判标准。其中CT影像学评分是通过术前影像学检查判断上腹部肿瘤扩散的范围,根据脾门、肝门、胆囊窝、肝实质、膈肌等部位有无转移,以及患者的临床特征进行评分。如果影像学评分大于等于3分,则建议进行新辅助化疗;此外Fagotti腔镜评分是通过腔镜探查腹腔肿瘤扩展到哪些部位,以及这些部位的肿瘤能否完全切除进行腔镜评分,8分及以上的患者建议先行新辅助化疗再进行手术。

    尽管曾经关于新辅助化疗是否合适存在争议——很多临床医生认为新辅助化疗会引起化疗耐药,并且单纯进行新辅助化疗不能完全解决问题,还是需要进行手术。但是近年新辅助化疗已经被大规模的临床实验证明有益,并已经成为了卵巢癌治疗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目前新辅助治疗的探索方向是使用其他药品来代替化疗药物进行新辅助治疗。比如说临床上正在尝试使用PARP抑制剂等靶向药物来替代化疗药物。此外,目前临床上也在进行针对不同细分患者的参照性研究,未来有望为卵巢癌的新辅助治疗策略带来优化和完善。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
    夜色福利院在线观看免费,亚洲免费每日在线观看,欧美高清videosddfsexhd,人人人看国产免费公开视频 网站地图